當前位置:首頁>苗木百科>園林新聞>東方園林易主 何巧女獲利8億出局 帶給我們什么啟示

最新資訊

東方園林易主 何巧女獲利8億出局 帶給我們什么啟示

作者:hnw

閱讀量:2019年08月11日

導讀


關注成都樸樹園林,了解最新的園林新聞和資訊!


 

“園林行業第一股”東方園林易主改姓了。

“現在民營企業太難了,如果易行長給我批準一個銀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業于血泊之中,一個一個地救。” 在2018年一場由央行、全國工商聯組織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座談會”上,何巧女表達了自己“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情懷。

當東方園林董事長何巧女說完后,全場大笑。很多人也因此把何巧女比喻成為民營企業疾呼的“英雄”。

東方園林作為行業龍頭股,何巧女被譽為“商界花木蘭”,曾有過一些高光時刻。但因為資金流枯竭,各種在高光時刻看不見的隱患也因此爆發,直到最后,何巧女也沒能挽救自己一手創立的民營企業。

近日一則股權轉讓公告,宣告A股東方園林(002310.SZ)換了“姓氏”。創始人、原來的實控人何巧女轉讓5%股權并且轉讓了控制權“出局”,北京朝陽國資委的全資子公司成為東方園林的新主人。雖然何巧女轉讓的股權只有5%,但是這個股權轉讓協議還包括表決權委托,且是不可撤銷的,至此,東方園林的實際控制權發生變化。

隨著東方園林各個問題的曝光,背后的創始人和實控人何巧女一些原本帶著光環的慈善行為,也開始被質疑。

轉讓5%股權失去實控權

何巧女唐凱夫婦的東方園林再也不“姓何”,不再是單純的民營企業。

一紙公告,宣告傳聞多日的國資接盤東方園林的消息塵埃落定。8月6日,東方園林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唐凱擬向北京市朝陽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全資子公司北京朝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朝匯鑫”)協議轉讓所持公司5%股份,價格為7.92億元。

并將16.8%對應的表決權無條件、不可撤銷地委托給朝匯鑫。本次權益變動完成后,朝匯鑫將成為公司控股股東,北京市朝陽區國資委會將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此次股權轉讓后,何巧女唐凱持股將下降至39.13%。新控股股東朝匯鑫成立于2019年7月23日,成立僅半個月,似乎就是為入主東方園林準備的。朝匯鑫與戰略股東盈潤匯民基金為一致行動人。

北京朝陽國資委持有公司10%的股份,擁有表決權數量7.2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26.80%,東方園林也成為朝陽國資中心下屬首家A股上市公司。

東方園林官網上記錄何巧女夫婦白手起家的故事

何巧女夫婦掌舵東方園林18年,帶領東方園林從小花房成長為上市公司。

十年前的2009年11月27日,東方園林頂著“園林行業第一股”的光環上市,發行價58.6元,上市首日開盤價就達99元,開盤首日收于116.5元,較之發行價溢價近99%。

這個股價,是極少數白馬龍頭股才能享受的待遇。到了2019年8月9日,東方園林每股只有5.29元,總市值從高峰時的500億元大幅縮水至142億元,一年里蒸發350多億元。

一切的光環都成了泡沫。在這一年多里面,東方園林因為“史上最涼發債”事件、因為流動性枯竭,多米諾骨牌倒了,一系列問題隨之而來。

史上最涼發債

2018年5月21日,是東方園林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倒塌的日子。

當時,東方園林公開發行約10億元的公司債券擬用于償債公司債務和補充營運資金,票面利率高達7.00%。但最終只募得5000萬元,只實現了募款計劃的5%,其中一只債券產品更是無人問津,因此被成為A股“史上最涼發債”。

屋漏偏逢連夜雨。“史上最涼發債”事件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導致了該公司此后一年多事件里面的系列危機,最終讓公司易主改姓。

發債失利讓股價連續大跌,半年內市值蒸發近400億元,市值縮水幅度超六成;同時,東方園林的債務危機也因此進一步發酵,也影響到公司的正常經營和業務拓展。東方園林不得不通過各種渠道找資金填補緊缺的資金流。

除了實行“賣賣賣”策略,收縮戰線,拋售資產、項目、股權來緩解現金流問題。最主要的還是向各個金融機構求助融資,2018年后半年,東方園林主要通過發行超短融債券解決公司的資金流問題,隨之而來的,是財務費用的大增。

從2018年3月到2019年2月,東方園林共計兌付約77.60億元(債務74億元,利息3.6億元)。因為大量超短融債券的存在, 2018年東方園林的財務費用大增72.46%,財務費用支出達到6.87億元。

高額財務費用問題直接拖累了公司在2019年的業績,根據東方園林近日發布的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顯示,上半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虧損5.5~7.5億元,但2018年同期,這個數據是盈利6.6億元。東方園林解釋稱,凈利潤虧損是因為金融環境和行業政策變化,加之自去年年底以來集中償還了大量有息債務。

為此,還東方園林還主動關停并轉部分融資比較困難的PPP項目,控制了投資節奏,減少了運營投入。PPP項目曾經是東方園林的王牌項目,自2015年以來,借助國家大力推廣PPP模式,東方園林通過快速切入PPP領域, 2016―2018年,公司三年中標總額約1500億元,成為“民營PPP第一股”。

而在PPP項目的推動下,東方園林業績飛速增長,股價和債務也雙雙急升。也正是因為PPP業務擴張太快,東方園林的資金鏈最終被PPP業務拖垮。

嚴重拖欠薪水還高額分紅

因為缺錢,東方園林在2019年4月嚴重拖欠員工薪水。

東方園林從去年5月開始大規模裁員,同時從去年10月分開始拖欠薪水。除了高管以外的幾千名員工被拖欠了將近半年的工資,公積金和社保已經斷繳;2017年的獎金還沒發放;2018年的獎金也被取消。而員工不僅討薪無果,還被逼著簽訂帶有霸王條款的離職協議。截至5月10日,東方園林剩約4000名員工(含離職人員)的平均約3個月薪酬及補償待發放,共計約2.4億元。

界面新聞報道稱,7月初,東方園林已陸續結清拖欠的薪資,彼時發薪的資金即來源于朝陽區國資委。

雖然東方園林大規模欠薪裁員、依靠多次超短融債券“急救”、在朝陽國資委幫助下發欠薪……盡管已經“窮”到如此地步,但高管們的高薪和高息分紅卻沒被耽誤。

根據東方園林披露的2018年年報,2018年度實現凈利潤15.95億元,同比下降26.72%,擬10派0.94元。 這個分紅方案,是2015年以來四年里分紅派息最高的一年。何巧女夫婦作為一致行動人,是東方園林最大股東,原持股比例達44.13%。是分紅方案最大的受益人。同時,2018年度報告期內,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報酬合計1505.79萬元。

企業盈余的凈利一般要優先用于維持企業的正常經營,在一季度凈利潤預計虧損嚴重的情況下,東方園林卻不顧企業糟糕的現金流和拖欠員工多個月的工資獎金,甚至斷繳了員工的公積金等問題,先給股東分紅派系。這種不顧企業生死,不顧員工基本權益的做法,實在讓人費解。

讓人費解的,還有東方園林那位有“中國女首善”之稱的董事長何巧女。

“諾捐女王”成被執行人

何巧女在東方園林上市后的第七年2016年迎來她個人的“高光時刻”。

2016年,她憑借捐贈價值29億元的東方園林股票,一躍成為 2016年胡潤慈善榜的榜首,超過了馬云和王健林,摘下《中國捐贈百杰榜》第一名。何巧女當時承諾捐款會以逐漸減持變現的方式兌現。

但尷尬的是,何巧女僅這一次上了榜首,人們對她的捐贈真實性表示懷疑。

胡潤慈善榜會將有法律效力的承諾捐贈統計在內,若何巧女的承諾捐款被胡潤慈善榜認可,應連年位居榜首才對。但她2017年并未上榜,2018年則位居第16位。

同樣未被胡潤慈善榜納入統計的,還有那筆讓何巧女聲名鵲起成為“網紅企業家”的百億捐贈。2017年,她在摩洛哥召開的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相關活動中宣布:“巧女基金會將會在未來七年,總共投入15億美元(約100億人民幣)。”但是這筆巨額承諾捐款的信息甚至沒有出現在巧女基金會的官網上。

何巧女承諾的捐贈方式主要為兩個渠道,巧女基金會和個人捐款,領域涉及環保、教育、老年人關愛和家鄉建設等。

何巧女曾被譽為“商界花木蘭”

何巧女因為慈善捐款而名聲大噪,也給何巧女和東方園林贏得了社會尊重,但何巧女和巧女基金會陷入了“諾捐疑云”,被認為她與旗下巧女基金會目前已落實的真實捐款,遠不及外界宣傳的承諾捐款多。

據不完全統計,何巧女承諾捐款金額已經超過180億元。通過巧女基金會年報數據等多方途徑查證、核實,媒體發現結合巧女基金會2012年至2017年年報披露金額,加上何巧女個人捐款(假設已全部履行完畢),總捐贈額為4億人民幣左右。也因為諾捐和實捐的巨大差額,何巧女被稱為“諾捐女王”。

近日,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東方園林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唐凱夫婦在今年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執行金額達3.36億元。7月22日,何巧女于被嵊州市列入限制高消費名單。

商海沉浮,曾經引以為傲的民營行業龍頭股,終歸易主;昔日的女首善、“英雄”、商界花木蘭,也成了被執行人。

相關文章

苗木推薦

猜你喜歡

長按二維碼添加微信好友 詢價或視頻看貨
199-1556-9549
掃碼添加微信好友
男下部进入女人下部激烈